愛尚小說網 > 光明行者 > 第319 謝謝你

第319 謝謝你

  第319  謝謝你

  1級祭酒的神術數量限制和匹配1級祭酒的14個一環神術,賀路千都不陌生。

  還是一句老話,互聯網時代畢竟是互聯網時代。神火等涉及神靈本質的頂級秘密,當然不可能通過互聯網輕易獲取。但其它非關鍵的、不重要、與神靈本質無關的資料,幾乎都能在網絡上找到數千字乃至數萬字的長篇大論。

  外界對職業者的觀察總結,職業者組織內部的非機密資料,廣泛存在于互聯網的每一個角落。這是互聯網時代的便利,如果改為生產力落后的中世紀環境,賀路千連續拜訪一百家圖書館,都不一定能夠及時湊齊這些瑣碎資料。

  世人眼里,神術可以簡單分為兩類:專有神術和公有神術。

  專有神術,前面曾有介紹,它可以視作一尊神明的標志。信仰不同神明的祭酒,掌握著截然不同的專有神術。

  公有神術,名如其意,它不屬于哪位神明獨有。無論信仰和諧之神,還是信仰知識之神,信徒都能學習掌握相同的公有神術。小林凜晉升1級祭酒時,神火憑空浮現的14項一環神術,全部都是各家神明無障礙賜予各家信徒的公有神術。

  網絡資料表明,1級祭酒,最多掌握1個專有神術、2個一環公有神術;2祭酒,最多可以掌握1個專有神術、3個一環公有神術;3級祭酒,最多可以掌握1個專有神術、4個一環公有神術、2個二環公有神術,等等。

  除了神火尚未告知賀路千的各級祭酒的技能欄上限,網絡資料還清晰列出了二環公有神術、三環公有神術的詳細列表,提前讓賀路千對1級祭酒到6級祭酒的進階路線有了大概了解。甚至,還有人在互聯網上貼出了更加專業的資料,他們匯總神明的教導和百余年歷史得失,列出許多價值極高的神術推薦搭配。

  無須耗時耗力摸索,1級祭酒便能參考網絡資料無障礙爬到6級。

  直至7級祭酒、直至7級祭酒解鎖的四環公有神術,資料才驟然間變得稀少。這是因為掌握四環神術的祭酒數量急劇減少,相應的資料隨之從公眾視野中消失。

  匯總神火告知賀路千的第一手資料,輔以神靈世界總結的、成體系的詳細網絡資料,賀路千陡然泛起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覺。

  說熟悉,是因為神火、神力、神性、神職、神格等說法,一環神術、二環神術、三環神術等揭示的種種神術,實在太像龍與地下城(DND)經典設定了。瞧瞧那些眼熟的一環神術名字、二環神術名字,所謂的祭酒,不就是牧師嘛?所謂的神僧,不就是圣武士嗎?

  說陌生,則是因為神靈世界并非正統的DND世界。祭酒、神僧等職業,乍看起來好像龍與地下城世界觀的牧師、圣武士,可在實際生活中,兩者之間的差異絕非一句翻譯風格不同所能解釋清楚。

  祭酒的職能、神僧的職能,以及有著相似名稱的熟悉神術,實際效果都與龍與地下城留給賀路千的印象差填錯地。同樣級別的神術,同樣名稱的神術,有些神術的威力大幅度強化了,有些神術的威力大幅度削弱了,進而導致21世紀地球龍與地下城圈子里的知名經典套路無法有效發揮作用。

  所以,即使強行以龍與地下城世界觀解釋神靈世界的神靈體系、職業者體系,也該視作、5e等版本更替。

  甚至,是內核改到六親不認的版本大更新。

  ===

  專業神術源自賀路千,沒有什么好研究的。

  溝通神火,賀路千提交五虎斷門刀、斷虎刀法等武學知識,即時凝聚成兩個分別名曰“五虎斷門刀”、“斷虎刀法”的專有神術。

  選定專有神術“斷虎刀法”,選定神火與小林凜之間若隱若現的特殊聯系,“斷虎刀法”頃刻之間涌入小林凜腦海。而后,無須耗費精力苦學,無須甚么刀法天賦,小林凜瞬息之間掌握了斷虎刀法。這時候再把小林凜平移到民愿世界,她的搏殺潛力,絕對不弱于武林江湖中薄有名聲的岳山小三俠。

  賀路千忍不住嘖嘖稱嘆:“瞬息之間,小林凜的身體素質強化到11戰;瞬息之間,小林凜掌握了斷虎刀法,效率甚于無間地獄。若能解決神賜期間的巨大損耗,神明豈非能夠瞬息之間培養一支炮灰部隊?”

  神術賜予,異于此前的純粹身體素質強化。

  小林凜接受專有神術“斷虎刀法”霎那,附帶接受了一堆匹配1級祭酒的專業知識,以及她作為祭酒與神靈賀路千之間的特殊聯系。剎那之間,小林凜清醒明白,她的持續變強來源于賀路千的恩賜或者說神賜;剎那之間,小林凜以某種描述清楚的第七感,明確理解了她和賀路千的信仰與被信仰特殊關系。

  不需要語言解釋,不需要行動證明,神火輕松驅散了小林凜的所有疑惑。小林凜不可思議瞪圓了眼珠兒:“哥哥,原來你真是一尊神靈啊。”

  愣怔數秒,小林凜遲遲意識到凡人與神靈的鴻溝般差距,慌里忙張地跪地參拜賀路千。賀路千無意把小林凜培養成一位普普通通的祭酒,笑著探手攔住小林凜:“咱倆之間,不需要這些瑣碎禮節。”

  熬過震驚、驚喜等階段,小林凜漸漸接受了不可思議的事實。

  確認小林凜情緒恢復平靜,賀路千不慌不忙啟動具有互聯網時代特色的教學。賀路千搜索出一份相對可靠的1環神術列表,徑自遞給小林凜:“1級祭酒可以掌握2個公有一環神術,你想學哪兩個?”

  類似祭酒與神僧的職業選擇,小林凜之前一次又一次白日夢幻想,已經翻來覆去思考過一環神術的選擇搭配。而今白日夢成真,小林凜毫不猶豫給出她的答案:“我想學恐懼術和治療輕傷術。”

  賀路千尊重小林凜的意愿:“好。”

  溝通神火,選定小林凜想要的恐懼術和治療輕傷術。同樣是瞬息之間,小林凜輕輕松松學會了恐懼術、治療輕傷術。

  突然間變強,突然間晉職1級祭酒并學會渴望已久的神術,令小林凜興奮到不能自已,恨不得啊啊尖叫著跳舞慶祝。可抬頭看見近在咫尺的賀路千,小林凜卻又不受控制地泛起緊張、恐慌等復雜情緒:“太不可思議了,哥哥竟然真是一尊神明。哎呀,我該怎么與神靈哥哥相處呢?我若表現得……,神靈哥哥會不會嫌棄我啊?”

  宛若粉絲突然遇到偶像,宛若基層公務員突然遇到國家最高領導人,小林凜一時間局促不安到手腳都不知道該放到哪里。

  賀路千理解小林凜的緊張,笑呵呵引導小林凜轉移注意力:“小林凜,你先試著練習練習三個神術。”

  一環神術中的治療輕傷術,是神靈世界最受女性歡迎的一環神術,因為它能完美治療一切與皮膚有關的輕傷。如果愛美少女的臉龐或者經常露在外面的胳膊、大腿、小腿、小肚子,不幸遇到擦傷、割傷、燒傷,最完美的遮丑辦法便是尋找擅長治療輕傷術的祭酒,不留一丁點兒疤痕地消除一切傷痕。

  小林凜也不例外。

  昨晚遇到秦島慧子等六名不良女生霸凌,盡管小林凜努力把頭縮在雙腿與胸膛之間,臉頰仍被六名不良女生或輕或重扇了好幾下。亦是因為臉頰上無法隱藏的青紫淤傷,青梅竹馬石川真二才輾轉獲得了小林凜被秦島慧子狠揍一頓的消息。

  沒有女生愿意臉上掛著青紫淤傷。確認學會了治療輕傷術,小林凜果斷自我救治,施展神術治療臉頰側面的青紫淤傷。

  賀路千表面以老師式和藹目光注視小林凜,內在則以實驗思維默默觀察小林凜的神術治療,對比驗證網絡資料的文字圖畫描述。只見,小林凜的治療輕傷術首先以一道溫暖的白光出現,緩緩籠罩在青紫淤傷。而后,青紫淤傷附近的碳基細胞仿佛突然蘇醒,以肉眼可見速度快速修復軟組織和破裂的毛細習慣。

  大約十余秒時間,青紫淤傷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它們從來沒有出現過。

  仔細觀察修復完畢的肌膚,它比周圍的皮膚更加白皙、細膩,讓人忍不住懷疑小林凜是不是應該泛起新的煩惱:這里的皮膚太好,間接襯托的皮膚顏色不均勻。。

  小林凜卻出乎意料沒有發愁,她對著鏡子樂得眉開眼笑:“神術好厲害啊,一點兒傷痕都沒有。”

  搞定露在外面的淤傷,小林凜復又積極治療藏在衣服之下的淤傷,整個人不知不覺間歡快起來。

  ===

  恐懼術:意志較弱的目標,將會感到害怕。

  恐懼術有一定的攻擊性,小林凜眼下又沒有合適目標鍛煉,她遂在賀路千指導下演練專有神術斷虎刀法。

  神火凝聚的神術斷虎刀法,適配戰區間。小林凜受限于她的11戰身體素質,理所當然無法完美發揮斷虎刀法的招功——力量速度不到位,有些招式毫無意義,就像每秒1米速度移動的子彈,必將毫無威脅。

  但是,賀路千沒有繼續強化小林凜的身體素質。

  點戰力。

  賀路千固然可以一次性分割256點戰力,但以神火的16:1夸張比例消耗,賀路千總共能得為小林凜分出多少戰力?等小林凜強化到位,賀路千估計已經弱到無法維持神火了,更別說再培養其他祭酒了。

  賀路千立足艱難現實,理智停止了分割身體實驗。

  賀路千僅僅以武學經驗指導小林凜完美發揮她的11戰身體素質,提前勸她主動放棄若干對身體素質要求的招功。

  等等。

  不知不覺,已是晚上九點左右。

  賀路千看了看時間,打斷小林凜的刀法訓練:“好了,今日就練到這里吧。”

  小林凜收刀:“好。”

  賀路千將木刀隨手丟到三連排屋,領著小林凜走出地藏菩薩廟寺:“走吧,我送你回家。”

  小林凜沒有拒絕賀路千的好意,乖巧回答說:“好。”

  小林凜家距離地藏菩薩廟寺約3.5公里遠,一路直行即可,乍看起來交通非常便利。可若無事無非,一群成年人都不敢走這條夜路——因為它需要經過平和公園的最南端,簡直與死亡巢穴擦肩而過。

  不過,就像前面所說,危險只是有可能,而非一直就在某地等著你。賀路千領著小林凜步行,穿過一堆廢棄工地,穿過平和公園南端,始終無事發生。

  繞過平和公園南端,直行九百米左右,即是合宮寺小區。

  都市邪魔傳說爆發前,合宮寺小區的房價高達每平方米五萬元以上,七八十平方米小屋的月租金普遍超過12000元,昂貴到讓人望而卻步;都市邪魔傳說爆發后,合宮寺小區房價慘遭腰斬,月租金也急劇縮水到兩三千元左右,隨之迎來以小林凜母親為代表的破落新租戶。

  平和公園附近的住宅,擠滿了經濟緊張的中低層市民或非市民,白日間的秩序非常混亂。但到了晚上,都市邪魔傳說嚇退所有膽大包天的市民或非市民,除了成群結隊的回家人流,整個街道乃至整個街區都異常冷清,很難看見行人。

  賀路千越過清冷街道和聲音顫抖的小區保安,直接把小林凜送到居民樓下:“上樓吧。”

  小林凜站在熟悉的居民樓門口,以標準的九十度鞠躬,向賀路千道謝。

  賀路千再次擺手示意:“上去吧。”

  小林凜乖巧嗯了一聲。

  回頭走兩步,小林凜突然回過頭:“我還能繼續喊你哥哥嗎?”

  賀路千愣了一下,繼而笑臉回答:“可以啊。”

  賀路千不準備把小林凜培養成標準祭酒,暫時也沒有余力培養第二位祭酒、擴大信徒、正式點燃神火,索性由得小林凜自由爛漫地度過她的三年高中。

  聽到賀路千的和善回答,小林凜臉頰猛然盛開一朵燦爛的笑容:“謝謝你,哥哥。”

  :。:

看過《光明行者》的書友還喜歡

波克捕鱼达人千炮版u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