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農家科舉之路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起來做單身狗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起來做單身狗

  院子里。

  豎著耳朵聽動靜的眾人看向蘇琉玉。

  心里默默對她豎了個大拇指。

  兄弟,牛逼啊!

  行情可以啊!

  一幫子未成家的小少年一臉羨慕。

  陳韶柔其實聲音并不大。

  奈何晨讀聲已經結束,院里院外隔得不遠,這才傳了進來。

  當事人蘇琉玉尷尬了。

  一口茶差點沒嗆出來。

  好不容易壓了口中的甜膩之味,就看著同窗們一臉壞笑的看著自己,她覺得頭疼。

  就不說她不能娶妻這話了。

  單單她這個年紀,也完全沒到談婚論嫁的地步好吧。

  而且她肩上擔子重,兒女情長她壓根沒考慮過。

  不行!

  她覺得這是一個很嚴重的事情。

  現在自己是白身,別人看不上,但萬一入仕,要是有人給她說媒,她要怎么拒絕

  而院門外,聽到這話的林斐臉色也是一沉。

  他看著陳韶柔,上下打量她一眼,諷刺一笑。

  “你這樣的,琉玉兄可看不上,論家室,論相貌,你也配”

  憐香惜玉什么的,在林斐這里,可沒有。

  這樣直白的話讓陳韶柔臉微微一白。

  她素來高傲,雖寄人籬下,但掌家大權在姨母手上,自記事開始,就是嫡出小姐規格,什么時候受過此等侮辱。

  “表哥,你怎能這樣無禮......”

  憋了半天,她也說不出罵人的話,只是雙目含淚,又要哭了。

  “哭什么哭,不信,我就把她拉過來,你親自問她。”

  陳韶柔嚇了一跳,剛想阻止卻發現林斐大步進了院子。

  她一顆心撲通撲通的跳,嚇的哭都忘記了。

  “小姐,咱們趕緊走吧,于禮不合。”

  對,現在必須走了,她是閨中小姐,這像什么話。

  只是還沒等移步,就看到蘇琉玉一臉尷尬的被拉了出來。

  那步子,是硬生生的止住,再也移不開半寸。

  “琉玉兄,你看得上她不”

  林斐大大咧咧,直接開口。

  陳韶柔紅著臉,只是盯著自己的繡鞋,耳根都紅了。

  蘇琉玉頭腦炸了。

  這林斐,鬧什么鬧啊。

  不知道顧忌人家姑娘面子嗎

  她趕緊替自家兄弟圓場子。

  “姑娘,你別介意,你家表哥就是這樣,說話也沒腦子,沒規矩貫了,你別往心里去。”

  她又看向林斐,一臉嚴肅:

  “人家閨中聲譽差點給你這小子毀了,還不道歉。”

  “憑什么給她道歉,她這身份也配。”

  蘇琉玉氣笑了:

  “你們這些世家公子,倒是看身份的很,這樣說來,我也是不配教你了。”

  這話一出,林斐立馬慫了。

  “我哪里是說你,好好好,我道歉還不成,你別生氣啊。”

  陳韶柔看著平日素來傲氣的表哥竟然在那位面前這樣聽話,已經震驚了。

  再想到,那位竟然護著自己,這顆心,只覺得滾燙滾燙,讓她全身都酥麻酥麻的。

  “表妹,我說這混賬話,你別介意。”

  “韶柔不敢。”她曲膝還禮,小聲開口。

  “你家表妹大家之風,才情禮數容貌皆世間少有,若論看不看的上,倒是要先問這位,我不過一介寒窗,哪里敢肖想。”

  這句話,于情于理說的都漂亮。

  陳韶柔剛剛的窘迫一下子就消了。

  她只覺得眼前人雖年紀不大,但禮數周全,說話有禮,氣度更是一等一的好。

  再聽她貶低自己,說自己一介寒窗,她忍不住開口反駁:

  “公子大才,莫要妄自菲薄。”

  “我說的是事實。”她嘆了一口氣,真誠開口:“姑娘,莫要委屈了自己,雖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日子冷暖自知,還是得需挑個自己中意的,你來親自相看,想來也是想到這一層。”

  她頓了頓,又對林斐開口道:

  “林斐兄,你家中好意我心領了,只是人未立業,何以成家,以后就不要再這樣了。”

  “好個人未立業,何以成家,琉玉兄,這句話對我胃口。”

  娶妻什么的,他也不在乎。

  索性琉玉兄什么時候成婚他再什么成婚好了。

  他美滋滋的一臉傻笑。

  蘇琉玉話說完,就告辭了。

  也沒管陳韶柔快哭的樣子。

  而這句話,竟然一日之內,又傳遍了整個巷學。

  “不愧是琉玉兄,對美色都毫不動容。”

  “咱們讀書,可不就應該仕途為重,這句話,沒毛病。”

  “來日要是高中,什么沒有我也要和琉玉兄一樣,好好用功!”

  不少讀書人已經把蘇琉玉這話奉為金科玉律,加進了要好好讀書的心。

  更別說,那些準備想給蘇琉玉說親的人,竟然也打消了念頭。

  而鄭從文作為嶺南五大才子之首,也高調向家里宣布,要和琉玉兄一起,先立業,后成家。

  這可把鄭大人給急壞了,一晚上飯都沒吃。

  “小姐,你可別哭了,仔細哭壞了身子。”

  今日,大少爺回府,竟然說不娶親,家里鬧得厲害,怎么連小姐都鬧上了。

  鄭淑婉哭的眼睛紅腫,細細碎碎開口。

  “他能說出那樣的話,可見一心以仕途為重,而他又聰明,來日金殿高中,不知有多少高門愿意下嫁,聽說那林家女眷,家室也是了得,只是......”

  只是她等不起啊。

  她如今已經十三,眼看就要說親,如何等上三年秋闈。

  前日還與母親說了她這女兒心思,今日就聽此噩耗,怎么能不讓她傷心

  而另外一邊,陳韶柔也在哭。

  蘇琉玉一舉一動硬生生刻在她心里,她竟揮之不去,哭的心都碎了。

  其實不僅僅這兩位,蘇琉玉傳出這句話之后,今夜州中無數少女都暗暗哭了一把淚。

  但此時,作為始作俑者的蘇琉玉,卻狠狠的舒了一口氣。

  “要我說,咱們玉哥兒這樣的身份,娶妻就該好好挑上幾年,不急于一時。”

  世安也是聽了八卦的。

  家里沒有食不言寢不語的規矩,有蘇琉玉在,飯桌上自然熱鬧。

  “世安兄別笑我了,我只想好好讀書。”

  沈懷舟想想也笑了,他夾了一筷子菜,仔細放在她碗里,溫聲開口。

  “我們琉玉,自然配的上最好的。”

  蘇琉玉看了眼湊熱鬧的師父,一臉好奇問了一句:

  “師父,你為何不娶妻”

看過《農家科舉之路》的書友還喜歡

波克捕鱼达人千炮版u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