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我的小笨妞兒 > 他也很委屈

他也很委屈

  于君賀怎么想的,太后娘娘不可能不明白,只是,這么想來,還是自己家兒子最可惡,那么有心機,坑害人家姑娘。

  “母后,這個日后再說吧,不急。”于君賀挑眉。

  太后娘娘是懶得管他,隨他去吧,反正到時候,徐有余肯定會不快,主要要求要這樣做,于君賀也就沒有辦法了。

  “小夏天的滿月宴,我還是堅持要大辦,你跟皇后說一聲,倒是我們商量。”太后娘娘堅持。

  自己家小公主的滿月宴,為什么要委屈?她徐有余不為自己著想,也應該要為她的女兒著想。

  “兒子明白,那,兒子先告退了。”于君賀微微拱手,就離開了

  等于君賀出了門口,走到院內的時候,柏嬌兒追上來了。

  “表哥,為什么?”她剛才都聽到了,可是,她不服,不愿意承認,自己就這么沒有機會了。

  一定還有的,表哥不可能一點兒都不喜歡她的,她一定還有機會。

  “沒有原因,寡人之前也沒有做過什么讓你誤會的。”于君賀不想和他多說。

  對于不喜歡的人,他連拒絕都覺得浪費時間,有這功夫,還不如回去看徐有余睡覺呢。

  “我不信,表哥,我哪兒比她差?明明是我先認識你的。”柏嬌兒不甘,不會這樣的,她沒有輸。

  “先認識又能怎么樣?跟寡人認識的女孩子多了去了,難不成寡人得一個一個都娶回來?”于君賀很不耐煩。

  她居然還擋在這兒,他總不能把她推開,然后走吧,好歹是一個女生。

  于君賀說的是實話,那些個女孩子,說是大家閨秀,很矜持,可是,看到他這個太子,可從來沒有矜持過,眼巴巴往上湊。

  “可是,她們都沒有我好看,家世也沒有我的好。”柏嬌兒對于這些,還是很硬氣的。

  于君賀冷笑,看了她一眼,“這和寡人有關系?”

  “表哥,你這么優秀,肯定是要找一個配得上你的。”柏嬌兒勸他。

  “呵,你的意思,皇后配不上寡人,你配得上?”于君賀是真的生氣了,“誰給你的自信?”

  “在寡人心里,要不是你是可成的妹妹,你連給她當婢女都不配!”于君賀說完,便甩袖而去。

  柏嬌兒愣了一下,便大哭,跑進殿內,“姨母,姨母,我要回家。”

  “怎么了這是?”太后娘娘扶額,怎么就哭了,還哭得這么大聲,“安靜點兒。”

  “姑母,姑母,您要給嬌兒做主啊。”柏嬌兒看太后娘娘動怒了,也不敢多說,可是,還是抽泣。

  “怎么了?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樣子。”太后娘娘到底還是軟下心了,這是她帶進來的,又是自己的侄女兒。

  “姨母,表哥他,他說嬌兒給皇后娘娘當婢女都不配。”柏嬌兒說著,淚水像不要錢似的,一直掉,“嬌兒,嬌兒自然是比不得皇后娘娘的,千金之軀,可是,可是嬌兒怎么說,也是皇上的表妹,是姨母您的侄女兒啊,就那么不堪嗎?”

  “行了,哀家知道了,你就先回府吧。”太后娘娘知道,于君賀肯定不是這么說的,她肯定斷章取義了。

  而且,這個嬌兒未免也太過于嬌縱了些,家族里有的是女孩子,不缺她這么一個,看來,于君賀不糊喜歡他的,所以還是算了吧。

  “姨母,您,您是放棄嬌兒了?”柏嬌兒不敢相信,這怎么可能,她是她的親侄女兒啊,“姨母,您,您答應過嬌兒的,您答應過嬌兒的!”

  這么大喊大叫的,太后娘娘更是不喜歡了,吩咐她的侍女把她帶下去。

  本來,太后娘娘對她還有點兒愧疚之心,想著要好好給她指一門親事兒,補償她,現在,都懶得理她了。

  “娘娘,這嬌兒姑娘也不是故意要頂撞您的。”一旁的李嬤嬤勸她。

  “行了,不用多說了。”太后娘娘顯然是不想多說了。

  “阿賀,你回來啦?”徐有余在他進來的時候,剛好醒,“怎么樣了?”

  “已經解決了。”于君賀看到小冬天還在睡,輕聲說。

  徐有余拉著于君賀出去,問他,“這么容易嗎?”

  她還以為,太后娘娘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有什么難的?小冬天本來就是我的兒子,這是一個事實。”于君賀不以為意,“你就放心好了。”

  “阿賀,會不會是母后在你這兒說同意了,可是,以后還是刁難我們啊?”徐有余還是不放心。

  太后娘娘現在根本不喜歡她,那么,應該也不會接納她的孩子的。

  就像小夏天,都快要滿月了,太后娘娘都不來看一下,就是派于君琪來了幾次。

  當然了,這可能還是于君琪為了安慰她,故意說是太后娘娘讓她來的。

  “不會,你就放心吧。”于君賀抱著她,“我在呢,沒有人會把你怎么樣的。”

  無論如何,他都會護她周全的。

  “阿賀,你真好。”徐有余仰著頭看他,“我越來越喜歡你了,怎么辦啊?”

  “這自然是好的,我很滿意。”于君賀笑著,吻了她的額頭。

  “就只是滿意而已嘛?”徐有余故意說,“難道不應該給點兒回應嗎?”

  徐有余現在覺得,自己的倒追還挺值的,追到這么好一個夫君,要是當初她因為害怕他的冷臉而退卻,她現在肯定是沒有這么幸福了。

  “還想要什么回應啊?”于君賀靠近她,“啊?”

  “你應該說是你也更愛我了,想哪兒去了你?”徐有余想,他應該是想歪了,所以,臉都紅了。

  “我當然是不能更愛你了,因為,一直都愛啊。”于君賀一點兒都不吝嗇于說情話,“而且,我沒有想哪兒去啊,倒是你,我的,你想哪兒去了,怎么臉紅了?”

  “你,你怎么這樣?”徐有余不可思議地看著他,他這是顛倒黑白嗎?

  明明是他自己想多了的,不是她好嗎。

  “怎么不可以這樣?”于君賀問,一直看著她。

  徐有余被他看得特別不自在,趕緊把他推開,“我去給你做飯。”

  看著她落荒而逃,于君賀沒忍住,哈哈大笑。

  不過,他也沒有跟上去,只是走進房里,找兒子女兒去了。

  “醒了?”于君賀一進來,就看到小冬天坐在床上,一臉茫然。

  “父,父皇。”小冬天小聲說,他有些害怕,畢竟,這個父皇沒有母后那么溫柔。

  于君賀看他這般,有些不快,還是個小結巴,就更是不喜了。

  看到父皇這個表情,小冬天就更害怕了,什么都不說,也不敢看他。

  “你是我的兒子,沒必要害怕,明白嗎?”于君賀把他抱起來,舉得高高的。

  “我于君賀的兒子,長大了一定會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是一個大將軍。”于君賀對他說,“在這個宮殿里,整個皇宮里,你都不需要害怕,因為,這些,都是你的。”

  到底是男人了解男人,于君賀靜下來想了一下,小冬天這般,應該是害怕。

  小冬天現在被于君賀覺得很高,比于君賀還要高,他需要低著頭,才能看到于君賀。

  這時候,他仿佛也沒有那么害怕了,這是他的父皇,是他的,這里,也是他的。

  “明白了嗎?”于君賀大聲問。

  “明白了!”小冬天聲音大了一些了,沒有那么唯唯諾諾了。

  “大聲點!”于君賀還是不滿意。

  “知道了!”小冬天差不多是吼出來的。

  這下,于君賀終于滿意了,“我在告訴你,你是父皇和母后失而復得的珍寶,所以,沒有人會欺負你的,我們會保護你的。”

  于君賀把他抱在懷里,護著他,“明白嗎?”

  “明白。”小冬天大聲說,他現在很開心。

  父子倆玩了一會兒,沒多久,小夏天也醒了。

  小夏天醒著的標志,就是哭,她一哭,于君賀和小冬天都跑過來看著她。

  于君賀抱著她,“怎么了這是?”

  “我的寶貝,乖乖的,別哭,好嗎?”于君賀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然而,小孩子不會因為你一句,不哭,就不哭的。反而因為哭,有人理她了,而哭得更大聲。

  “父皇,妹妹應該是餓了。”這是小冬天的經驗。

  以前,他不會說話的時候,都是餓了就哭的。

  “真的嗎?”于君賀不太了解,“餓了?”

  可是,小夏天不會回他的話啊,直接號啕大哭,演變到最后,都是為了哭而哭了,哭得撕心裂肺的。

  于君賀沒有辦法,害怕極了,對舟兒說,“快去找皇后!”

  舟兒偏刻都不敢耽擱,跑著去的,到廚房之后,氣喘吁吁的,“娘娘,娘娘,不好了。”

  “怎么了?你慢慢說啊。”徐有余看她這樣,心也跟著急了。

  “小公主一直哭,皇上讓舟兒過來找您。”舟兒氣都還沒有順好呢。

  徐有余一聽,就把手中的菜放下了,邊跑邊跟梨落說,“你自己看好飯菜。”

  “怎么了?”徐有余大老遠就聽到小夏天的哭聲的,心里都急死了,恨不得自己能夠飛過去。

  結果,徐有余一抱著她,她就不哭了。

  于君賀郁悶死了,她這是用生命在嫌棄他啊。

  “你做了什么了?”徐有余埋怨,“你看看你,孩子都哭成什么樣了。”

  不是,于君賀手都不知道往哪兒放好,他,他根本什么都沒有做好嗎。

  他怎么知道小夏天在徐有余懷里就不哭了,在他那兒就一直哭?

  小冬天拉著于君賀的褲腿,搖搖頭,示意他不要說話。

  于君賀也冷靜下來,反正他現在怎么解釋,徐有余都不會相信他就是了。

  徐有余輕柔地幫小夏天擦好眼淚,喂她喝了點奶,然后,抱著她走來走去,“乖乖的,不哭了哦,母后幫你罵父皇。”

  “小夏天乖。”

  說著,徐有余還幫她抱到小冬天那兒,蹲著,讓小冬天和小夏天能夠看著彼此,“這是哥哥啊。”

  小夏天沖小冬天咧嘴笑。

  小冬天也笑了,“妹妹,妹妹好看。”

  “小冬天也好看。”徐有余現在抱著小夏天,便不能抱著小冬天了,摸摸他的頭。

  等小夏天情緒恢復了之后,徐有余才抬頭看于君賀,“你怎么搞的?”

  “我要是說我什么也沒有做,你相信嗎?”于君賀已經放棄掙扎了。

  反正他現在被這個小公主坑了就對了,坑得死死的,不能翻身的那種。

  “阿賀,我怎么跟你說的,你要對小孩子有耐心,你可以對別的小孩子沒有耐心,可是,你不能對自己的兒子沒有耐心啊。”徐有余很不滿意。

  她覺得,肯定是于君賀太兇了,才會嚇著小夏天啊,不然,為什么到了她這兒,就不哭了呢?

  “小笨妞兒,真的不怪我。”于君賀很無奈,“不信你問小冬天,小夏天哭了,我才抱起來的,然后她一直哭。”

  說著,于君賀自己都想哭了,他這算是徹底失寵了嗎?

  不是,自從孩子生下來以后,他就已經失寵了。

  “小冬天,是這樣嗎?”徐有余問。

  雖然她在心里已經認定了,可是,不能冤枉于君賀啊,即使這個可能性很小,那也不能。

  “是的,母后,父皇在妹妹哭了之后,才抱起她的。”雖然小冬天很小,可是,他好像已經感覺到了父皇的地位,好像不大高啊。

  而且,父皇還特別害怕母后。

  好吧,徐有余有些不自在,她剛才怎么能夠先入為主地那么想于君賀呢?

  小孩子愛哭很正常的,她不應該怪于君賀啊,怎么說他也是孩子的父親,肯定不想孩子受傷害的。

  他肯定,會對孩子們好的啊。

  這么一想著,徐有余就想通了,可是,怎么跟于君賀道歉呢?

  徐有余看向于君賀,他還是很委屈的樣子,一副你看吧,我就說我沒有,你還冤枉我。

  “對不起啊。”徐有余別別扭扭地說。

  “沒事兒。”于君賀還能說什么,總不能矯情地說,你居然不相信我,我要跳河吧。

  “真的沒事兒嗎?”這可不像他啊,徐有余以為,他會不依不撓呢。

  畢竟,于君賀是有前科的,以前,只要她一不相信他,就會很生氣的。

  (//)

  :。:

看過《我的小笨妞兒》的書友還喜歡

波克捕鱼达人千炮版u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