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穿越之庶女的逆襲 > 第五百五十七章 似乎不太好

第五百五十七章 似乎不太好

  在祁晴初到府門口盤旋了很久的洛憐芳,最終還是心不甘情不愿,帶著滿臉的沮喪,還有怨恨離開了。

  她知道今天晚上自己在這里的異動,肯定會被有些人給看到,很可能還會威脅到洛家的名聲。

  但是此時此刻她已經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本來就是一場好賭,只不過她賭輸了而已。

  成王敗寇,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怎么辦呢?能怎么辦呢?

  沒有人告訴她,從一開始就沒有什么人能夠支持她。

  從來只是許多人以為他們很相配,以為他們會在一起,以為他們會有開花結果的時候。

  可是等來等去,祁晴初也不曾表現出一絲一毫曖昧的舉動。

  甚至洛憐芳心里很明白,她跟席子恩的地位對于祁晴初來說就沒有什么區別。

  對沒錯,就是沒有什么區別,就僅僅是朋友而已。

  是她自己一直以來都自認為自己是離她最近的女子。

  也真心的以為像祁晴初這樣冷心冷情,甚至是無情的男子都是這樣的,可能在某一天的時候就會突然的向她提起,是否要成親這樣的話題。

  等來等去都等不到,秋冬春夏,暮去朝來,年年如此。

  甚至于祁晴初曾經還問過洛憐芳,問她為什么到現在都不嫁人。

  若非是對她沒有情意,又怎么會用那種認真,嚴肅不似玩笑話的語氣問她呢?

  自始至終,祁晴初都沒有給過她什么希望,也未曾給過她失望。

  那一天,那一天發生在那個隨緣居門前的事情,便已經讓洛憐芳清楚明白的知道,祁晴初根本就沒有把她完全放在心上。

  如果足夠擔心她的話,又怎么會又怎么會?

  好累,好辛苦,沒有盼頭,沒有希望的單相思而已。

  殘酷的事實讓洛憐芳回去的腳步都有些踉踉蹌蹌。

  旁邊等候在一旁的奴才丫鬟們,看到了這樣的情景,誰也不敢上去去打擾她。

  明眼人都能夠看得出來,洛憐芳此時此刻的心情都已經沮喪到了極點了。

  不過也有人心中懷疑不就是祁晴初回府里了,又不是明天見不到面了,為何自家小姐會這般的傷心呢?

  沒有理由啊。

  這其中的彎彎繞繞其中的秘密之處,又怎么能夠為他人所知曉呢?

  洛憐芳只得失魂落魄的慢慢離開了。

  而不知道什么時候尾隨過來的翡麗公主,看到這樣的情景,不由的心中也是十分好奇。

  洛憐芳走了之后,她也想去敲祁晴初的門。

  可是礙于身份,她可是異國的公主怎么可能半夜去跑到楚國的臣子的門上去敲門去打擾別人。

  本來因為先前的事情聽說就已經在都城里面惹下了爭議。

  對外對于她的名聲都不好,一個公主怎么可能做出這樣有失身份的事情呢?

  所以即便是對于洛憐芳感到萬分好奇對于祁晴初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感到懷疑。翡麗公主還是深深的壓下了自己的好奇心,不敢表現出來。

  什么事情都可以等到明天去打探打探。

  不對,明天她就要離開了。

  招駙馬的事情,還要拜托他的父王去跟高德帝談,光平她自己想要說服祁晴初,翡麗公主已經是不抱希望了。

  聯想到先前的場景,翡麗公主便覺得自己一時迷失,并沒有看清楚祁晴初的真面目。

  以為對方彬彬有禮客客氣氣乃至對她十分的溫柔儒雅。

  就以為是喜歡自己的人。

  可是實際上人家只是抱著明確的目的想要來拜見自己的父王,順便打探自己的消息而已,因為先前她的關系好像跟楚國的什么哪個臣子有了牽連。

  那個臣子似乎是跟祁晴初是好友關系。

  翡麗公主問了好多次,問自己的父王當初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她的父王都沒有告訴她。

  自然也就無從知曉了。

  在洛憐芳走后不久,翡麗公主多看了一會兒之后,確認沒有什么別的變故,于是也只得悻悻的離去了。

  不甘心又有什么用?

  男子不都是這樣的嗎?薄情寡幸。

  父王說的一點兒都沒錯。

  這夏日的夜晚,總是過得格外的漫長,樹影婆娑,看起來似乎是有些微風,可是也驅散不了那些氤氳在空氣中的熱潮。

  皮膚相貼便更是覺得粘膩不堪。

  碩大的圓月掛在天空之上,在他的旁邊有些稀疏的星子,閃閃發亮。

  一地的銀白,即便是不打燈籠,也能夠看清楚街道上面的路。

  三更過后,路上的行人已經極為的少了,打更的更夫偶爾會路過。

  那提示時間的鑼鼓聲,在寂寞寂靜而又深沉的夜里,格外的吵鬧。

  不知道路過了哪兒,驚起了哪一戶人家的孩子,哇哇大哭。

  轉過了幾個彎走過橋,沖著河道里面的倒映著的涌動的河水,吹了吹口哨。這天上月和水中月,歷來為人稱道。

  寂寞的長夜里,若是總是充滿了漆黑暗淡便也覺得了無生趣。

  大多數人家都已經陷入了甜蜜的睡夢當中,燭火還燃著的已經看不見多少了。

  這長夜,倒是讓人覺得有些耐不住寂寞呢。

  一晃,天邊漸漸的泛起魚肚白,光線越來越明亮,夜幕也漸漸的被拉開,撤走了。

  早上的天可能是覺得最是涼爽舒適的了,不過也可能只是一小會兒。

  因為時間稍微長了些的話,就開始燥熱起來了。

  都城這里的氣候也不算是特別好,那種悶悶的干燥的感覺,像是舀了一勺鹽水放在太陽底下,靜靜的析出顆粒的感覺。

  不少裸露肩膀的挑夫一早就出發了,太陽將他們的后脖梗還有肩膀,手臂都涂得黝黑。

  一口黃牙露了出來,對于早上推開門做生意的生意人,無論是小販還是大掌柜,都抱以熱情的笑容。

  窮人自有窮人的生活樂趣,也自有他們自己獨有的生活方式,自得其樂。

  街道上不久之后就要熙熙攘攘的了。

  來來往往的還是做生意的居多,畢竟楚國都城里的商鋪地段在全國乃是最多的了。

  早間出來逛街買東西的人也很多,似乎是家里還不用灑掃,也不用做飯,就已經出來買早點了。

  包子燒餅,清粥小菜,各種花里胡哨的吃食,上了蒸鍋的,煎炒烹炸的各色各樣都有。

  這是尋常普通百姓的生活,往往在大戶人家卻是看不到的。

  廚房小灶一早就升起了火,外出采買的丫鬟們將需要采買的東西置辦回來之后,便開始料理一天的飲食。

  最起碼是定下來早間吃什么,中午做什么,晚上又做什么。

  當然吃不吃還全憑主子的喜好,若是主子打了一聲招呼的話,那么那些飲食便要及時的給送上去。

  當然若是主子沒有說的話,就算是挪到中午,挪到下午再用飯的話,也是需要常備著的,在鍋里熱著的。

  不過這夏天還是冷食居多,什么綠豆湯,酸梅湯,什么涼湯,什么甜湯,什么東西解暑就會多做一些。

  以備不時之需。

  今天早上 ,和過往沒有什么區別的是,祁府的公子,祁晴初仍然沒有同一大家子人在一起吃早飯。

  因為他向來繁忙,所以通常都是有一餐沒一餐的會聚在一起,但是大多數時候都是見不到人的。

  早上的話更是往往看不到人的。

  當然也沒有人敢去插手他的事情, 他們也并沒有養成要詢問的習慣,詢問公子是否吃早飯,這樣的話萬一要惹起了公子的不悅,那跟誰說去?

  何況,祁晴初常常宿下的地方不一。

  有很多處房屋,都是空著的,閑置的。祁府很大,自然不怕,沒有房間可以住。

  祁晴初周圍一圈的房子沒有像先前那樣,那一處都是打通了的,連在一起的。

  最近入住的地方都是獨立的房間,至于住哪一間,全憑他個人喜好。

  由于昨天晚上祁晴初回來的太晚了,家里的下人們并不知道他帶回來一個女子。

  因為他們通常所走的路是祁晴初專門愛走的路,一般的下人們不會輕易的去走到那條道上去。

  就算有人看見了,也只敢低下頭,當做沒看見的樣子。

  亂嚼舌頭根子的下場在祁府可是很嚴重的,再加上先前的時候祁晴初表現一直極為嚴謹自律,從來沒有什么幺蛾子的事情發生。

  像是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有什么污點?

  祁晴初行事向來縝密,所用之人也多為可信之人,若是發現了不忠的苗頭,便會偷偷找一個理由,然后在對方不知情的情況下,悄悄的就把人給換了。

  昨天晚上幫洛憐芳說話的那個下人,應該是外屋的。

  可能是考慮到洛憐芳的身份,所以再三重復的話,其實也是能夠理解。

  不過,對于這一點,祁晴初回想起來還是覺得有些不滿的。

  他倒不是什么獨裁的人,他只不過不喜歡自己的手下,違抗自己的命令,說就照做是了。

  而且一點眼力見都沒有,也不看看當時是什么情況,他正與一個女子待在一起,而那個下人卻在問她,另外一個女子的事情。

  不過這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畢竟也沒怎么真正的妨礙到他,不是嗎?

  祁晴初眼珠轉了轉,看了一眼睡在自己身邊的李極彩。

  輕輕的咬了咬唇,嘴巴動了動卻沒有說出話來。

  連呼吸,都陡然變得謹慎了起來。

  昨天晚上他,似乎是做了有些不太好的事情……

看過《穿越之庶女的逆襲》的書友還喜歡

波克捕鱼达人千炮版u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