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騎砍之霸主崛起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帕西米攻防戰

第一百四十五章 帕西米攻防戰

  當天夜晚,羅杰斯帶著后勤隊伍回來了,路上遭遇了敵人的斥候,不過并沒有發生戰斗。

  一起來的還有整整三個月的食物和法拉奇伯爵手下的一百名騎士以及一百名重騎兵以及他們的仆從兵三百名騎馬步兵、六百名弩手。

  “法拉奇真是幫了大忙啊。”就在帕西米的人數少得可憐,曾杰的幾百人、塞納的兩千五百人然后就沒了。

  三千人面對一萬六千多人,就算有城墻曾杰也沒有信心,這下又多了一千多名戰斗力強大的軍隊,曾杰心中更有信心了。

  曾杰安排騎士、重騎兵和騎馬步兵、塞納的騎兵們離開帕西米,在城外駐扎,隨時作為一把尖刀尋找機會給敵軍致命一擊或者偷襲他們的后勤倉庫。

  塞納接受曾杰的第一個任務,帶著騎兵們走了,臨走時曾杰告知他要是這些斯瓦迪亞人不聽號令就立刻離開,帶著自己的印章往西邊跑。

  “敵軍五十里外扎營,人數超過兩萬;有一群薩蘭德和羅多克傭兵。”聽著斥候匯報的結果,曾杰心中發涼,恐怕那不是傭兵。

  曾杰立刻將消息傳了出去,羅多克和薩蘭德參戰,哈爾瑪東方那邊有可能會有薩蘭德軍隊突襲。

  “兩萬對三千啊!!”夜晚,一名斯瓦迪亞弩手現在城墻上感慨,這一戰是讓人絕望的一戰啊。

  “是三千對兩萬,我們有子爵大人。”一名跟隨曾杰的老兵接了這么一句。

  當天夜晚,塞納帶著騎兵們回城索要了十天的糧草和食物,他們剛走半小時敵軍就派兵偷襲了。

  敵軍派來一隊槍騎兵,人數接近一百,步行帶著繩鉤偷偷摸摸的來到城墻下,聽著城墻上的動靜,然后打算用繩鉤攀爬上。

  結果,繩鉤剛一上去,城墻上就傳來弩箭破風的聲音,幾名騎兵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射中胸口還有面部。

  城墻上警報聲響起,整個城池瞬間熱鬧起來,槍騎兵們知道偷襲沒有意義了,只能轉身離開。

  “對手不簡單啊!”這是敵我雙方共同的想法。

  第二天,敵軍大部隊攻城。

  超過兩萬人四面圍攻帕西米,四個方向建立營寨,并且加強防御力,似乎有不把帕西米打下來絕不放棄的樣子。

  中午,吃了午飯過后;敵軍四面合圍,超過一萬人從四個方向圍攻帕西米。

  “老套路了。”一名弩手看著大聲叫喊著圍攻上來的敵軍,一個方向大概三千來人,其中絕大部分都是舉著木棒、扛著簡陋樓梯的農奴或者庫吉特族人們。

  極少部分庫吉特族人帶著打獵用的弓箭,或者短矛、木盾牌;真正的士兵騎著馬在步兵后面驅趕著他們。

  凡是后退,或者停止不前的直接殺死,對待自己人竟然比敵人還狠。

  幾千人零零散散的沖向城墻,跑到射程范圍內的時候,城墻上的守軍也沒有用弓弩射擊,這樣城墻下的人松了一口氣。

  一直等到城墻底下,架好梯子開始攀爬的時候,城墻上的守軍用長矛將梯子推開梯子,正在攀爬梯子的人直接連帶梯子掉了下來,掉地上的人摔得很慘,不是殘廢就是失去戰斗力。

  “就沒有一點新意嘛?”不能浪費弩箭的弩手們看著不斷爬上來的敵方農奴們,就看著他們像下餃子一樣掉下去。

  “嗯?這一次的農奴們意志力不錯,死傷上百人還沒有逃跑呢。”

  “是啊,可惜我們不能大顯身手啊。”一群弩手們站在城墻上的箭塔上看著下面聚集在一起的敵人和后方那些真正的士兵。

  “那些才是大頭呢,節省箭枝和力氣吧,這一次準備了整整五萬弩箭呢,夠我們用了。”一名老兵死死地看著大部隊中那些帶著弓箭的庫吉特人,他們的任務就是狙殺這些有威脅的敵人。

  “開始干活了,狙殺那些有皮甲、弓箭的敵人。”曾杰集中了最優秀的弩手們,專門狙殺農奴當中有威脅和戰斗力的敵人。

  這么一群精英弩手們手持重弩,在六米高的城墻上還增加了木制的三米箭塔,占據絕對優勢地位的弩手們對著下面的敵人展開狙殺。

  哨塔之上的另外幾名弩手專門負責裝填替換弩箭,可以盡可能的節省射手的體力和時間。

  幾乎每一箭都可以成功收割一條性命,沒有死的傷員躺在地上哀嚎,守軍也沒有補刀的想法,任由傷員的哀嚎刺激著敵人的神經和士氣。

  “敵人不用弓弩是為了什么?弩箭不夠用?”

  “不對,應該是在等我們吧?”戰場后面的士兵和軍官們看著前方的戰場,敵人并沒有消耗弩箭,反而是坐等其成直接推倒梯子而已。

  “這多久了?”

  “三個小時了吧?”雙方都在計算著時間,看了整整三小時的如同小孩子打架一樣的戰斗,雙方都覺得有些疲憊,畢竟打仗也需要消耗精力,時間久了精力不足,士氣也下降了。

  “好了,他們來了。”守軍看著戰場后方組成簡易方隊朝著城墻行進的士兵們,意識到真正的戰爭開始了。

  農奴們被驅趕著繼續不要命的攻打城墻,剛剛爬上去就被守軍用六米長矛從上而下刺去眼睛里面,或者脖子里,帕西米城墻高六米,守軍用的超長矛也是六米,守軍士兵們很容易就直接刺殺城墻下的敵軍。

  隨著后方士兵的加入,在城墻下方的農奴們空間被擠壓,原本散亂的人逐漸聚集在一起,城墻上的守軍看著下面黑壓壓的軍隊,這時候扔石頭、放弩箭根本不用瞄準。

  等到后方的士兵進入一定距離的時候,有細心的庫吉特士兵發現地上有一些白色粉末畫出來的橫線,不過并不知道這是什么,等到他們踩在上面的時候。

  城墻方向忽然飛出來數不清的碎石塊,士兵們立刻反應過來,手持盾牌迅速分散,不過卻依舊被石塊砸中。

  運氣好的盾牌擋住了,運氣差的連帶盾牌一起被砸碎,甚至有的人被石塊砸得小腿變形。

  “換石頭,砸得不給力啊。”城墻上的曾杰看著拳頭大小的碎石塊對那些有盾牌和盔甲的正規士兵們沒有起到大的作用。

  “小的不行就換大的,用燃燒的那種。”這段時間守軍打磨了不少石彈,其中大量數十斤而且還用浸泡過松油的亞麻布包裹,點然后投射出去砸中地面石彈的威力不亞于手雷。

  守軍更換石彈,根據城墻上觀察手觀測的距離和位置調節投石器,然后幾名壯漢將準備好的石彈放在投石器上,點燃松油。

  “放!”投石器嘎吱作響,被點燃的石彈飛向敵人的頭頂,城外的敵軍就看見一群流星砸向自己。

  “轟!”砸中地面的石彈普通炮彈一般炸開,燃燒的碎石子濺射開來,不僅僅給敵人帶來殺傷,還給他們的士氣和精神帶來極大的沖擊。

  被石彈正面命中的敵軍士兵連人帶盾牌被砸成碎片,尸體碎塊和碎石子一同濺射出去,附近的人不是被碎石子濺射傷就是被鮮血濺了一身。

  不少人因為這個已經有些害怕,死人見過,可是死的這么慘的很少啊。

  正在前面攻城的農奴們轉身看著后面被投石器轟炸的士兵們,一個個覺的膽寒甚至下意識的往城墻靠近,原本擁擠的隊形更加擁擠了。

  “差不多了,砸吧。”曾杰下令,配重投石器攻擊遠處的士兵,人力投石器用碎石攻擊城墻下的農奴們,他們擁擠在一起,一片碎石砸下去死傷一大片。

  原本緊密的隊形瞬間空出不少空缺,那些都是被碎石砸死或者砸傷導致的。

  “跑啊!!”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農奴們開始擴散逃跑,前面逃跑和后面的擁擠在一起,互相踩踏,導致更大的傷亡。

  農奴們的潰散,使得后方的士兵也被嚴重影響,本來不怎么緊密的隊形被潰散的農奴們沖撞,導致隊形更加混亂,甚至還有不少士兵被撞到在地,然后被后面的人活活踩傷甚至踩死。

  南面的敵軍就這么撤退了,城墻上的士兵開始歡呼,甚至有人現在城墻上對著敵軍撤退得方向脫褲子。

  另外三個方向依舊打得熱火朝天,不過敵人的戰術用得幾乎一樣,不過另外三個方向的投石器并不多而且殺傷力不足,沒有取得這么好的效果。

  “去另外三個方向支援!”南面城墻的部分士兵接到命令分別前往另外三個方向支援。

  戰斗持續到當天夜晚,曾杰沒有想到另外三個方向的人戰斗力如此強大,可以一直堅持到晚上。

  南面一整天傷亡就沒有幾個人,可是另外三個方向加一起陣亡超過三百、傷六百多,一天下來就傷亡三分之一。

  “羅多克在東邊,有超過兩千人,其中一大半的弩手;薩蘭德在西邊,超過三千人,一大半的輕步兵擁有超過六百名弓箭手。”

  “他們在進攻的時候用遠程壓制我們,給我們帶來很大的威脅,索性投石器也給他們的遠程部隊導致更大傷亡,才使得我們的陣線沒有崩潰。”

  “一天下來,對面傷亡應該在三千以上,不過庫吉特人的主力還在,后面應該更加艱難,我建議,八臺配重投石器平均分配,專門對付敵人的遠程部隊,然后拆掉城內沒用的建筑物用來做滾木擂石。”

  :。:

看過《騎砍之霸主崛起》的書友還喜歡

波克捕鱼达人千炮版u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