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錦衣衛之臥底江湖 > 第五百二十章 決斷

第五百二十章 決斷

  趙遠想了想,道:“你的意思是?”

  商潛菲好道:“正如你所想的那樣,鐵血門要在江湖之中建立足夠的聲望,現在雖說在太湖你們的勢力很龐大,可是要是說到江湖,很多人對于你鐵血門還是比較抵觸,畢竟有鷹王等人老前輩在,要是你能帶著他們大破花神宮,找到那些被擄走的江湖門派的女兒,那么鐵血門的聲望從此在江湖那就如日中天!再說了,這本來就不是什么壞事,也是大功德。”

  趙遠仔細一想,好像也是這個道理,最關鍵的一點,自己這邊根本就不用派人,機會也不用怎么出力,而最后這功勞卻是自己的。

  如此的好事,那可是打著燈籠也難找。

  于是道:“嗯,這的確是一個非常不錯的辦法。不過你這醉雨閣為何不去?”

  如此好機會卻白白送人,趙遠心里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一般。

  商潛菲笑道:“我們醉雨閣和你們鐵血門完全不一樣,我們是做生意,既然做生意,只講錢,不講情分,因此這種功德對于我們來說完全沒任何意義可言。所以還不如干脆把這個人情送給你,至于關于花神宮的那些情報,我會那派人送過來,至于這價錢,到時候慢慢算,不用著急!”

  趙遠道:“那可就多謝了!”

  商潛菲道:“這有什么好謝的,現在我們是合作關系,這是一件互惠互利的好事情,因此無需多謝!好了,現在我們應該加快趕往太原!”

  趙遠道:“原本還以為天毒教僅僅是來尋他們的圣物,看樣子這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根本的目的還是這寶藏。”

  商潛菲疑惑:“不過這話說回來,他們又是在什么知道這寶藏的秘密?而且他居然還知道千里江山圖的秘密?”

  趙遠心里也很疑惑,道:“這點我也很疑惑,按理說知道這千里江山圖秘密的人非常少才對,他們怎么可能知道?”

  商潛菲沉吟片刻,道:“我會立刻派人去查,千里江山圖即便是我醉雨閣也是一些有權限的熱你才知道,本來就是本門派的秘密,另外當初你岳父岳母帶著千里江山圖離開,是因為白家的通知,看樣子知道這秘密的人也不僅僅只有天毒教,或許白家還知道,另外便是左家,要知道這圖最后出現在左家之中?”

  商潛菲越說越覺得此事實在太多蹊蹺,不過首先要解開的便是為何千里江山圖會出現在左家,而此事也只有左家人才清楚。

  趙遠對此沒有意見,兩人迅速的離開了此地。

  而在花神宮的營地,姬別名緩緩的站了起來,看著這一地亂七八糟的東西,眉頭直皺!

  “五護法,現在……怎么辦?”

  女子詢問道,自己手下同門并沒有折損,也可見對方是手下留情。

  “怎么辦?還能怎么辦?”

  姬別名怒道,“收拾東西,會花神宮!”

  女子道:“可我們的任務?”

  姬別名道:“別管什么任務,我們現在都已經被鐵血門和醉雨閣給盯上了,就算找到寶藏又如何?那還不是給別人打工?最后等我們千辛萬苦的把寶藏找到了,別人大軍一到,我們還不是只有拱手相讓?與其為別人做嫁衣裳,還不如干脆當什么都不知道!我們也不去淌這趟渾水!”

  現在姬別名也學聰明了,這可是在中原武林,自己這點人連別人兩認都對付不了,更別說別的,與其在這里給別人做假裝,還不如遠離這是非之地,至于這天毒教要搶寶藏,那就讓他們自己去,他們能奪取寶藏,那是他們的本事,要是奪取不了,那也沒必要怨天尤人,反正自己不再幫忙了!

  要知道在道了中原,那么一切可都聽姬別名的,女子完全也沒半點意見,立刻前去讓人準備,然而進去之后,卻發現自己的那些同門此刻都積聚在了門口,于是道:“你們這是干什么?”

  一弟子道:“五師姐,你也知道,我們這些人都來自中原。”

  女子也就是五師姐點頭道:“這點我知道,怎么了?”

  另外一人道:“既然都來了,那么我們在想,能不能讓我們回家看看,我從小離家,算起來都快十四年,這父母是否安好都不知道!”

  接著有人道:“我已經離家十二年了,也不知道父母是否健在!”

  “我十七年!”

  “我十年!”

  …………

  那些一個接著一個說道,然后齊齊眼巴巴的看著她們的師姐,要知道若是以前,她們遠在祁連山,根本就逃不出花神宮,即便想那也沒辦法,可現在不一樣,她們已經離開了花神宮,周圍已經沒有其他人盯著自己等人,而現在已經回到了中原武林,那種感覺就好像已經踏進了家門口一樣。

  對于這些幼小就被綁走,然后從小就必須刻苦練武的花神宮弟子而言,回家或許是他們做夢的都想的問題。

  現在她們的夢想仿佛都已經實現了一半。

  這五師姐同樣離家也接近二十年,其他那些師妹的心情她當然能理解,可是理解歸理解,要達成她們的冤枉卻是非常難。

  于是只有嘆口氣,道:“諸位姐妹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若是諸位離開的話,那可相當于背叛花神宮,而背叛花神宮什么下場,諸位心里難道不知?若是被抓回去,那定然生不如死!”

  一弟子道:“五師姐,我們豈能不知?可現在我們活著又和死又有什么區別?一個個就好像傀儡一樣,而且若是被人看上,還得充當別人的玩物!姐姐之前還不是一樣?”

  另外一人也接著道:“就是,我們從小就被擄走,然后訓練我們成為她們的殺手,我父親原本是一商人,家境也殷實,可是最后她們為了抓我,居然當著我的面殺了我父親,這些年我一直都想報仇,可無奈勢單力薄,現在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難道還要回去過那種生不如死的日子?”

  “五師姐,我們求求你,高抬貴手,讓我們走吧!”

  “就是啊,五師姐!”

  周圍的那些花神宮弟子齊齊哀求起來。

  五師姐嘆口氣,道:“即便我能放你們走,可是五護法可不會放你們走,我們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什么你們不是我對手?”

  姬別名的聲音突然出現在眾人的背后!

  眾人齊齊一驚,尋聲看去,只見姬別名此刻一臉冰冷的站在了帳篷外,然后此刻緩緩的邁步走了進來,一雙眼睛就如毒蛇一般盯著在場的那些花神宮弟子,道:“我好像聽見你們說要逃走?”

  說著,手一伸,一把抓住了一個女子脖子,微微一用力,道:“你說,是不是啊?”

  姬別名的功夫雖然不及趙遠和商潛菲,可是比起這里的那些女子而言卻是高了很多,此刻被他捏住了脖子,這女子立刻就感覺有些喘不過氣來,一張俏臉頓時被憋得通紅。

  五師姐見此,連忙求饒道:“五護法,沒人想要逃走,您誤會了!”

  姬別名道:“按照你如此說,是我聽錯了,可是我明明聽到你們要走,進我花神宮,生是我花神宮的人,死是我花神宮的鬼,想走!想都別想!”

  說著,狠狠把這個女弟子朝地上一甩,道:“你們可都記清楚了!”

  這女弟子頓時感覺就好像一個溺水的人,此刻終于被救上了岸一樣,猛烈的咳嗽起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剛才的她那種感覺就好像在鬼門關溜達了一圈一樣。

  姬別名冷哼一聲,道:“還不快收拾東西,天亮就出發!”

  此刻他一臉的倨傲。

  五師姐咬著牙,道:“收拾東西!”

  其他那些弟子見此,此刻也敢怒不敢言,開始收拾東西起來,姬別名見此,這才轉身出去,道:“以后少在我背后說三道四,否者的話,我讓你們生不如死!”

  帳篷內再次恢復了平靜,原本還在反駁的那些女弟子此刻都乖乖的閉上了自己嘴,她們非常清楚,自己等人根本就不是姬別名的對手。

  五師姐看著剛才那個差點死了師妹,在看看其他那些人,心里一橫,轉過身來,拉開帳篷朝外面看去,發現姬別名此刻已經進了了那對雙胞胎的帳篷,根本就沒注意到這邊,這才轉過身來,道:“想要逃走,就必須殺了姬別名!”

  她這話一出,頓時讓在場所有人的人齊齊的一驚,要知道之前她可是苦口婆心的勸說自己等人留下來,現在我們還說要殺了姬別名?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五師姐沒理會其他人一副疑惑的目光,道:“五護法對于花神宮忠心耿耿,因此絕對不可能放你們走,想要走的話,只有殺了他才行,我們這里每一個人單打獨斗都不是他的對手,但是,我卻又陣,只要想辦法把他引入陣中我們也才機會!”

  自己這陣法雖說之前被人破了,可畢竟破陣子人不僅僅武功高強,手里還有一把神兵,姬別名卻不一樣,他了解這個陣,卻手里沒有神兵,而且他的功夫也不及之前破陣之人,如此一來的話,倒是有機會!

  在場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個此事現在都還沒回過神來,她們之前的目的就是為了逃走,而現在目的卻是要是要殺了姬別名!

  “可若殺了姬別名,那以后我們豈不是再也不回不了花神宮了?”

  有人有些擔憂道,殺了姬別名,實際上就和叛變沒什么區別了,自然也就在也回不來花神宮,而且還會面臨花神宮的追殺。

  “既然我們都逃走了,即便不殺姬別名,我們還是背叛的花神宮,你覺得這花神宮會容我們?而現在若是不殺他,我們根本就逃不了,他也不可能仁慈的放我們走!”

  另外有弟子立刻就反駁道,于是剛才說話的人頓時就沉默了。因為此人說得很對,花神宮的宮規那可是出了名的苛刻,背叛花神宮都已經是死路一條,這和殺不殺姬別名完全沒任何關系,而現在擺在眾人面前的便是不殺姬別名,那是定然逃不掉的。

  沉默片刻,五師姐看著在場的其他人,問道:“還有沒有人有其他的意見?”

  在場的人都很沉默了,片刻之后,有人道:“沒有!我聽五師姐的!”

  “我也聽!”

  “還有我!”

  在場的人接二連三的開始表態,她們都刻意的壓低了聲音,另外一方面。他們話中略微有些興奮,對于她們而言,這可就是逃走的第一步。

  五師姐點點頭,立刻詳細的安排了一下,這才道:“那好,所以人帶好劍,聽我指揮,隨我沖出去!”

  在場的人齊齊點頭,一個個都帶著兵刃,然后拔出了劍,接著五師姐深吸一口氣,喝道:“什么人?跟我追!”

  旋即率先出了帳篷,其他人會意,立刻追了出去,帳篷內太狹窄,可沒辦法擺開劍陣。

  一行人沖了出去之后,按照五師姐的意思開始散開,看上去好像一副戒備的樣子。

  如此大動靜,自然也驚動了帳篷內的姬別名,聞言他一邊穿衣一邊奔了出來,走到了五師姐的身邊,問道:“什么事?”

  五師姐立刻道:“啟稟五護法,剛才屬下按照你的意思正在收拾,突然感覺有人在外面窺視,因此外面就立刻沖了出來,可是沒發現人!”

  而在這是,其余那些弟子已經緩緩移動,形成了一個包圍圈。

  “有人窺視?”

  五護法有些疑惑道,“我怎么沒察覺有人?”

  說著,朝四周一看,而這一看才發現原本四處張望的弟子此刻居然不動聲色把自己兩人都已經圍在了中間,心里頓時有種不祥預感,臉色一沉,道:“你們想干什么:?”

  五師姐立刻后退,進入了隊伍之中,喝道:“結陣!”

  所有弟子此刻齊齊的開始用劍對準了中間的姬別名。

  姬別名冷冷一看周圍,道:“你們膽子不小啊,這是要造反啊!”

  :。:

看過《錦衣衛之臥底江湖》的書友還喜歡

波克捕鱼达人千炮版uc